zonic自传《Astralis的故事》尾声:第二十三章 祝你好运,玩得开心

原书名:《ZONIC - The Astralis Story: eSports’ incredible journey from dingy basements to sold-out arenas

丹麦语版本于2019年出版,本文以2020年英文版为基础,渣翻意译,虽耗时颇多,但能力不足。结果冗长啰嗦,且有一定的偏差,请务必以原文为准。如有意见及建议,请不吝告知,谢谢。

整部自传共23章,分为两个部分。第一部分:新世界。1-12章,关于zonic的生活以及他作为CS职业选手时期的故事。第二部分:Astralis时代。13-23章,关于Astralis建队,直至Magisk加入后的故事。

第二十三章:祝你好运,玩得开心 本章是该书最终章。主要讲述了Astralis在柏林Major夺得第四冠,创造历史的全过程。一路走来,质疑、嘲讽、心酸、疲惫,他们都经历过。在这个结尾,zonic希望告诉每一位读者:除去战术、电竞、产业、奖金之外,最重要的,是不要忘记那颗热爱游戏的心。

第二十三章

GLHF

(祝你好运,玩得开心)

 

  我正站在柏林竞技场的中央。队员们在我面前的座位上身体前倾,专注地盯着屏幕。观众的欢呼声此起彼伏,愈发震耳欲聋。

  

  与Liquid的比赛即将开始,现场的期待值已达到顶峰。尽管这只是四分之一决赛,但在观众眼里,这才是真正的重头戏。Liquid对阵Astralis——2019年的王者与2018年的霸主,两大时代的碰撞。

  在最近几次的对决中,美国队屡屡获胜。他们对我们进行了深入的研究,甚至模仿了我们的训练体系。他们的选手公开表示:正是像我们一样引入运动心理学家之后,他们才开始取得重大突破。

  如果Liquid赢得柏林Major的冠军,那将意味着他们将我们挤下顶峰。这将是他们的首个Major冠军,是他们在连续赢得七个赛事后唯一缺失的荣耀。这一胜利将是Liquid时代的巅峰,许多人也会认为这意味着Astralis时代的终结。Liquid一直以来的目标,就是接替我们的王座。

  正如赛前,他们的粉丝在电视采访中说的那样:

  “Liquid正是为了击败Astralis而生。”

  我觉得这种说法很奇怪。我一直认为,开创一个时代不仅仅是胜利,而结束一个时代也不仅仅是几场失败。就像费德勒,他并没有赢得每一场比赛的冠军,但大多数人都承认:费德勒的时代依然持续了很长时间。Astralis也在努力达到这样的地位。

  为了这场比赛,我几乎花了一整年的时间准备。在柏林集训的前夕,我们已经连续五个月未曾赢得大型赛事。在电竞领域,这样的时间相当漫长,甚至比某些队伍在顶峰的时间还要长。2018年,Major赛事是我们连胜记录中的巅峰时刻,而这一次比赛,对于Astralis而言,似乎是生死攸关的一战。

  整个夏天,我多次对我们的战术产生怀疑。当时,我和Elif以及孩子们在土耳其度假,但我的脑海中却一直挥之不去几个月前在迈阿密的惨败。我们的训练量够吗?比赛打得够多吗?ESL Pro League的重大改组给我们的训练日程留下了一段空白期,这虽然不可预测,但也可能是因为我们努力得还不够。

  夏天过后,我们又慢慢加紧了步伐。最近的败北依旧困扰着队员们,他们需要重新打起精神。很多较小的队伍已经参加过Major的预选赛,进行了必要的热身。Liquid士气高涨,整个夏天都在四处交锋。而当时的我们都在假期中四处闲逛。

  像往常一样,我们在赛前16天开始集训。头两天是在西兰岛南部的Kragerup Gods会议中心度过的。我们有很多事情要商讨,对这次Major和秋季赛事的期望,以及队员们心中的纠葛,无论是游戏里,还是游戏外。

  我也谈及战术的调整,以及新的战术本。但是就像往常那样,我们依旧没有足量的准备时间。在Kragerup Gods的两天之后,我们回到总部集合,回顾休息之前输掉的比赛。每当看到一条有待商讨的片段,我就会按下暂停键。就这样,我断断续续按了很多次。

  

  通常,第一周的集训是最艰苦的。我们必须让队员们重新找到默契。假期期间,他们彼此疏远,各自从五个不同的地方归来,每个人的精神状态都不尽相同。因此,第一周往往显得混乱而难以协调。然而,到了第二周,队员们会逐渐找到彼此协同的节奏,情况也会变得稳定下来。

  16天后,在飞往柏林的航班上,我百感交集,四年前的感受依旧历历在目。不确定性从未离我而去。如果我们押错了地图、战术,那会是怎样一副光景?焦虑变成了微小的疼痛感,我可能永远也无法摆脱这些感受。

  但撇去这些疑虑,我心中更多的是感激。我感谢自己能与世界上最优秀的选手们一起,前往我最热爱的这项运动中最重要的赛事。这一切甚至不能说是梦想成真,因为在过去的日子里,我们从未想象过如今的成就,它比我们曾经的愿景更加宏大、更加狂野。

  

  在小组赛中,队员的表现超出了我的预期。来自芬兰的ENCE和美国的NRG分别获得小组第一和第二名,而我们位列第三,但这已经足够让我们晋级下一阶段。

  看得出,小组赛的几场比赛将队员们心中的浮尘一掸而尽。与NRG的比赛进入加时,最终美国人以31-28获胜。输掉这样一场漫长而艰难的鏖战,每个队员都不好受。但我们也从中收获了很多,知己知彼,方可学以致用。

  

  四分之一决赛,我们对阵Liquid,整个赛场都沸腾了,粉丝们挤满了大厅的一端,Elif也在那里。孩子们在家,和岳父岳母呆在一起。另一端是Liquid的球迷,挥舞着马头标志的旗帜。

  Liquid是夺冠热门,已拿下连续24场不败的战绩。而且在夏天的时候,他们没有过多休息,而是坚持比赛。眼下,他们已经热身完毕,斗志昂扬。

  但我隐隐约约地觉得,他们的节奏可能过于紧张,以至于夏天的时候没有留出充分的准备时间。

  选图环节到了,我们选择了新图,Vertigo。竞技场里传来一阵惊讶的窃窃私语,在对面的玻璃房内,Liquid的选手们也露出了难以置信的微笑。大老远跑到这里,我很清楚他们在想些什么。

  他们真的选了Vertigo?难道他们已经绝望到如此地步?

  在解说台上,评论员们也在问着同样的问题。他们原以为Astralis会选择Nuke或Inferno,这曾是我们的最强图。

  乍一看,这像是Astralis的无奈之举,仿佛我们选择新地图只是为了增加一线生机。在评论员看来,Vertigo太新,不确定性太大。更何况,Valve刚更新了地图,任何队伍都没有足够的时间进行训练和适应。总之,四分之一决赛将从一张不可预测的新地图开始,由一场混乱的枪战决定胜负。

 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,我们为此做了多少准备。当Liquid在比赛之间奔波,连战连胜时,我们一直在埋头训练。现在的他们可能是排名第一的队伍,而Astralis已经滑落至第三,但我们一直在为此刻做准备。

  没错,Astralis是处于下风,但我们早已做好了周密的计划。

  第一回合,Liquid获胜,粉丝的欢呼声响彻赛场:

  

  “Liquid! Liquid! Liquid!”

  第二回合结束时,Liquid全员存活,而我们只剩dupreeh一人,形势不容乐观,观众的呼声越发响亮。

  第三回合,Liquid的指挥nitr0从一团烟雾中跳出,如同复仇的恶魔一般,为队伍砍下第三分。

  这三个回合节奏极快,打法猛烈,充分展现了他们的比赛风格。

  第四回合,我们开始在地图上全面铺开,这才是我们的节奏。我为这张新图安排了一些特制的战术,是时候崭露锋芒了。

  dev1ce悄悄绕过一处角落,近距离拿下了Twistzz,紧接着,又击毙了远处的nitr0。

  比分被追到了3-3,到上半场结束,我们以8-7领先。

  我们的努力终于开始显现成果。Ddupreeh赢下了一个疯狂的残局,MP9一阵短促的射击过后,两名对手倒在他的面前。紧接着,他转身掏出手枪,击毙了高处的最后一人。

  Magisk则一路潜行到Liquid的背后,将他们打了个措手不及。Emil对这张地图了如指掌,对方三人都未发现他的踪迹。当他开始扫射时,他们都不知敌人从何而来。最终,这次杀戮以手枪干净利落的爆头收尾。

  12-7。

  Liquid压力骤增,他们逐渐发觉,选择Vertigo并非孤注一掷,而是Astralis的一记杀招。我们掌控了整张地图,从角落跳出来袭击,站到他们未曾注意过的箱子上。毫无疑问,主动权已经完全落在我们手里。

  

  比赛仍在继续,我们不断地包抄迂回,出现在他们最不愿看到的位置。dupreeh拿下三杀,Magisk又一次绕路偷袭成功。dev1ce躲在沙袋后,等三人经过,再跳出来一网打尽。战术起效了,我们正在一点一点地摧毁他们。

  

  在Vertigo上,我们以16-8获胜。接下来是Overpass,Liquid的最强图。

  看得出,他们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动摇。但开局依旧凶猛,借助久经考验的战术,他们拿下了前四个回合。

  不过,我们的心理战奏效了。赢下某个回合后,我撇了一眼,看到他们中的一员忍不住摇了摇头。这个迹象不错,说明他们已经不在状态。

  而我们的队员依旧专注。他们彼此依靠,主宰了中路。于此同时,Liquid开始犯错,虽然问题不大,但足够我们赢下那个回合。这一切,都是因为他们比以往略显急躁,而我们能继续保持冷静。比赛还在继续,围绕着B点,双方展开了激战。我们的道具时机把握得很好,每一次落点都非常完美。而Liquid也不甘示弱,以闪光弹回应我们,迫使队员们向水下后撤。但我们没有停下步伐,即便包点被占,也依旧向前推进,持续挤压他们的生存空间。渐渐地,他们开始不知所措,我们接连赢下六个回合。随着dev1ce 击毙最后两人,一切都结束了。

  16-13

  队员们从椅子上跳了起来,我们在玻璃房内激动地拥抱着。震耳的音乐在竞技场内响起,火焰从舞台上射出,我们晋级半决赛了!

  赛后握手时,Liquid的队员们显得非常失望。也许输给一个你认为早已抛在身后的对手尤其令人沮丧。他们花了大部分职业生涯专注于击败我们,而我们却再次崛起。

  但我并不认为这是卷土重来,而是Astralis时代的延续。只要我们继续发展,适应新时代,Astralis仍将会是世界上最强的队伍之一。

  然而,我也无法摆脱一个念头:也许Liquid并非处于巅峰状态,之前的那些比赛肯定耗尽了他们大部分的精力。也许我们的比赛并不像我一开始想象的那样出色。

  接下来是NRG,他们在柏林表现得非常好。队员们非常自信,自觉无可匹敌。面对采访,他们表现得毫不在乎,还直接向我们放话,态度并不客气。在采访中,tarik说:他一点也不怕Astralis,无论对手是谁,他们都会夺得Major冠军。

  战胜Liquid本应让我长舒一口气。但NRG加重了我的担忧。这是支非常善于使用步枪的队伍。而且,这是他们在Major走得最远的一次。破釜沉舟的气势让这支队伍变得更加危险。

  为了对付他们,我开始整晚整晚地回顾他们的比赛。在柏林的这一周里,我每天的睡眠时间不超过三个小时。比赛安排在白天,这样我们可以在早上和晚上做准备。

  第二天清早,我早早起床,为队员们讲解了NRG的大致情况。

  

  比赛开始了,我们选择Overpass,NRG选择Train。小组赛中,他们在这张图上击败过我们一次。换做是我,我也会选这张图。但他们不知道的是,我们已经回顾过那场比赛的全部内容,并他们定制了一套新的战术。甚至应该说,我很期待他们选择Train,这会给队员带来更大的优势。而他们将面对的是一个全新的Astralis,一定会被打个措手不及。

  第一回合堪称经典,手枪局,NRG是进攻方。经过一阵激烈的枪战,我们剩余的拆弹时间所剩无几。对方还剩三名选手,但dev1ce成功逐个击破。他跳到一节火车车厢的顶部,只剩三滴血,三发子弹,却躲过了对手凌厉的攻势,两个爆头,紧接着干掉最后一人,拆除了炸弹。

  1-0。

  对NRG来说,这是个不祥之兆。我们的打法很聪明,极具战术性,就像巴萨主宰球场一般,队员们分散开来,互相传球,迫使对方疲于奔命。在对方将各种战术都投掷一空的同时,我们在耐心地等待对方犯错的机会。

  在Train上,比分停留在16-10,而后在Overpass,我们以16-9赢下比赛。

  

  半决赛后,Lukas在采访中回应了tarik。他说:有些队伍用准备时间来接受采访,而我们用这些时间来专注准备比赛。

  距离决赛还有两天,对手是来自哈萨克斯坦的新队Avangar,一切都是未知数。这让我倍感焦虑,如果不了解对手,就很可能被打个措手不及。为此,我重新回顾了他们的比赛。对于这类处于下风的战队,我总会担心他们的爆发力。作为一个来自Egegårdsparken的孩子,我曾亲眼目睹过,为了热爱的事业,人们可以付出多少努力。

  决赛前,我们乘坐一辆豪华轿车来到梅赛德斯-奔驰竞技场。下车后,每个人向摄像机挥手,经过长长的红毯,进入场馆,经过一排排挥舞着Astralis旗帜的体操运动员,踏上舞台。

  本周最后一次,我站在玻璃房内,耐心地等待着。屏幕上的倒计时滴答作响,我抬起眼睛,望向对面的Avangar。我曾和他们的老将AdreN在旧时代交锋过。当时,他还是个年轻的新秀。现在,他已经29岁了,比他19、20、21岁的队友们要年长得多。看到他们几个人身披国旗,自信满满地走进竞技场,我知道,这场比赛将是一场硬仗。

  

  我不禁发自内心地笑了出来。Avangar虽然还未取得太多耀眼的战绩,但他们还在成长。就像许多新的CS队伍那样,他们梦想着达到顶峰,驻足下来,并在电子竞技中成就一番事业。即便他们没有走到最后,柏林的成绩已经足够亮眼。

  在他们队员身后站着的,是教练dastan(Dastan Akbayev)。他和我一样,都是CS 1.6的老兵。我们互相微笑,点头致意。

  “多么美妙的旅程。”我看着对方,心想。“谁能猜得到?”

  

  “准备好了吗?”屏幕上跳出一行讯息。

  Astralis的队员们身体前倾,时间快到了。

  就在赛前,对方发来了最后一条消息:

  “GLHF”

  选手总会在赛前这么说。这是所有游戏玩家都会使用的礼貌性问候,就像是进入赛场时握手,或是赛后互道“Good game”。

  但我盯着这一行字,久久没回过神来。

  不久之后,Astralis的队员们将会打出他们生涯中最棒的两轮比赛,并以16-6和16-5夺冠。我们将站在舞台中央,举起奖杯,彩纸如雨点般落在我们身上,场馆里尽是粉丝的欢呼声。

  这将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,四届Major冠军,连续三届夺冠。我们将重回排名榜首,成为CS历史上最成功、统治时期最长的队伍。

  我将亲吻我可爱的妻子,其他队伍的选手和教练会走来向我们道贺。NaVi的明星选手s1mple会点点头说:“真是让人佩服。”他的经理会在一旁摇着头问:“你们是如何坚持到现在的?”

  我还会给Peter一个拥抱,告诉他:我们的父亲一定以我们为荣。

  所有这一切都将在不久之后发生,但眼下,此时此刻,我矗立在欢呼声中,被粉丝、赞助商、奖杯、奖金围绕着。而屏幕上的四个字母正提醒着我,这一切是为了什么,又是从何处开始。

  过去几年,这里发生了太多太多。我们很容易忘记,早在电子竞技成为一项运动、一个职业、一个行业之前,全世界的CS玩家都会向对方发出这条相同的信息。

  在游戏改变我的人生之前,一切只是为了这四个字:

  Good Luck. Have Fun.

  (祝你好运,玩得开心)


感谢每一位看到这里的读者,没想到这段旅程意外地持续了整整两年。在此,我强烈推荐每一位喜欢zonic的玩家去阅读他的原文,译文虽然尽力而为,但难以完全传达他精妙的表述。

能走到这一步,我深感幸运,能抓住这个机会,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,获得一些简单的乐趣,这对我来说意义重大。正如岩波书店的创始人岩波茂雄所说的那样:“我只是想在日本社会散播学问、见识、艺术的传递者、洒水夫。”

就唠到这里,我们下段旅程再见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
原文链接: /posts/mnDInvXu